導航: 首頁文化交流

請回答2018

日期: 2018-01-2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---- 檢驗科  王影
    近來聽到最頻繁的一句話是,“2017年又要過去了,這一年過得可真快啊”。事實上我有點厭煩聽到這樣的話。因為對大多數人而言,這句話就隻是感歎而已,就是每到年末就慣例性的說上一遍的感歎而已。舌尖抵住上顎,這句話從口中發出,隻會跟著一團無用的二氧化碳被噴溢到空氣中,並不會彙入血液,然後奔流到心裏。
    世界上的任何東西,都能輕而易舉地背叛你,哪怕是一片阿司匹林也可以在你生龍活虎的日子裏默默過期,在你頭疼欲裂的時候失去作用,唯獨記憶太過忠誠。現在坐下來靜靜回憶,畢業、投簡曆、找工作、麵試、錄用、不適應直至現在的習慣,碎片式的幾個字眼就構成了自己這小半年的全部,在這個大的框架下又穿插著初入社會委屈的淚水,被周圍可愛的人溫暖的笑臉和數不清的感激,感動和感謝。
    參加工作以來我切身體會到我們大家庭的認真與溫暖,所有人永遠都是擰成一股繩,心往一處想,勁往一處使,互幫互助,不分你我。我也在各位前輩的指導下一路成長,從初到科室時的迷茫與陌生到現在能夠獨立完成每一份工作,這期間的進步僅僅靠我自己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,更重要的的是在這個過程中給予我幫助的每一個人。所有這些美好的記憶教會了我感恩,感恩晴空萬裏之藍天,感恩身邊的每一個人,感恩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。
    有時候感覺自己太過感性,常常覺得醫院才是未經布置的人間劇場吧,裏麵上演的都是一幕幕來不及被銳化的生活,上演的是一場場極為粗糙的彩排,沒有序幕,沒有致謝,所有的眼淚,所有的歎息,所有的目光,所有的懷抱,都被命運慌張而隨便地掃到一起。在這裏,一副副無辜的皮囊正承受著一些莫名其妙的傷害,就像承受說冷就冷的天氣,承受說下就下的暴雨。可透過眼前的玻璃門,就在跟醫院隔著一堵牆,隔著一條馬路的地方,卻是全然不同的人世,那裏,所有人都在匆匆趕路,都在焦慮地奔走,都在過著那種汲汲營營又不知所終的生活。而這兩個平行而驅的空間,似乎才是人間的正反橫截麵。而這些教會我的是理解,每個人都不容易,相互尊重、互相理解一下吧,到頭來就會發現原來事情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糟糕。
    很多時候,我們都對命運的安排無從把握,都不知道那些微渺而荒蕪的細節,降落到每個人身上時,又會變得如何龐大。不知道人怎麼聚了又散,怎麼來了又走,怎麼愛了又恨。不知道這端陷落後,那端又將被怎樣重新築起。但在這樣微小的命運和境遇麵前,我們應該選擇相信真實,相信真實的力量,對自己的感官真實,對自己的內心真實。人隻有做到了對自己真實,才能成全自己。
    最近上映的影片《無問西東》中說,“真實是不懊悔,不羞恥的平和與喜悅。”這樣的真實,是一種完全褪去自我的坦誠。這樣的真實,看似普通,卻也是這世上最微妙且最寬闊的美德。所以新的一年希望自己也能夠更坦誠一些,對待病患也好,麵對朋友家人也罷,拋開標簽,丟掉人設,真真切切地去感受對方身上的溫度。影片的最後也很妙,那些人看似並行於完全無關的命運軌道,看似生活於遙遠而獨立的時代,但彼此之間的因緣際會卻是如此錯綜而隱秘。他們的人生在一些我們並不能看到的地方暗暗相交,而那個把他們相聯結起來的那個點就叫做“真實”。這種真實是需要我們來珍惜的,珍惜彼此的相遇,珍惜彼此給予的溫暖。
    王小波在《黃金時代》中有一句話:“那一天我二十一歲,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。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愛,想吃,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。”希望自己也能有這樣的心境,去天馬行空,去做夢,去嚐試,去挑戰,無畏困難。也希望不管你二十幾歲還是三十幾歲,都能像扛著劍走在江湖的生活,日子要像分明的四季,抓一把路邊的花草閑逛著走,每一關遇到的同伴和怪獸都好好珍惜。更希望每個人都是一支有共同目標的隊伍,不氣餒,有召喚,愛自由。

 

預防保健:84712717 健康體檢:64731921 醫療谘詢:64750202 口腔谘詢:84780581 行政辦公:64707662 醫療投訴:64731921
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65 版權所有:新西兰vs德国欧赔 京ICP備05082545號